南国的夜

不知道湖北算不算南方。近五月,天气才终于有些热了起来。翻看老照片,有景色也有人像。去的地方少,但仍拍了许多景色,因为旅行时,大抵都是一个人,不好自拍。如果少了人,景色似乎都是乏味的。如果不是这些照片,我可能失去证明自己年轻的材料。当然,现在才接触到二十岁的尾声,三十而立听起来不像是真话特别是在现今的时代。

当然也不流行说变老之类的话,总说四十是新的青春。当然是因为青春太短暂,我们忘性大,不知觉就忘记了纯真无邪的滋味,因此格外怀念些。

习惯称湖北为南方,楚地的夏日总是烈日炎炎,曾经怕暴雨连绵,现在却时常连续很久是晴天。当然是气候变迁了。

曾经一个老旧的小区里,住的都是孤寡的老人,有一位老人没有退休金,也许还有许多这样的老人罢,她做点清洁的工作,黝黑的皮肤,面庞上的皱纹似乎深刻了,吃点最便宜的菜,也许是腌菜,黄色的工作服让人感到怜惜。她经历了许多的磨难。也许还有许多这样的人罢。走在楚地的街衢,屈原曾行过的地方,这些人们似乎都沉默着。温润的南方拂过,晚上,远处驶过高速的车辆像繁星。有些人也像星星,照耀着我们。

《夏日》文集

故城冬日

于此同时

一种关注(Certain Regards): 过去、现在、与未来

关于教育的话

在北京

怀念的是什么